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9 围墙外面是我家的菜地而菜地的周围则是用泥土垒成的有近二米高大墙壕。墙壕上面栽着密密麻麻树木,主要是榆树,也有少许的杨树柳树。而最使我难以忘怀是大墙壕的东北角有一棵大榆树,根深叶茂,蔚为壮观。树干的直径最少也得有一米五尺,树龄已近百年由此引来了乌鸦喜鹊在树冠上搭窝筑巢,有鸟窝不少于几十个。每当早晨和晚上在家里常常听到它们嘎嘎的叫声。记得有一年在一个春夏之交一天的夜里,下了一场冰雹。由于风大把有的树枝刮断了,有许多鸟窝也被掀翻了,随之把刚刚出生不久的幼雏,不少于上百只跌落在地面上摔死,尸首与蛋壳,以及残枝败叶混搅在一起,树下一片狼藉。路人见了心中无不酸楚。悲夫。幼鸟虽为小动物,那也是生灵啊。记得小时候,母亲经常教导我对人要有礼貌,会说话敬重老人。凡家里来了客人,就要求我们与之见面。记得我大约六岁那年,母亲对我说你大姑爷来了你见见面吧。于是我就来到我四祖父家里。我先向他问了一声好又鞠了个躬。在临走的时候,我还说一句请你给我大姑奶带个好。他摸着我的头说还挺会说话呢。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