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下山之后的美丽生活_ 第三百五十八章 被黑暗吞噬的恐怖-

时间:2021-01-25 12:4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神魂草小说下山之后的美丽生活 第三百五十八章 被黑暗吞噬的恐怖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告诉我,为什么?”

    我没想到他这么轻松就将事情的真相和盘托出。

    事情还要追溯到叶子轩的祖爷爷叶腾兰,由于秀凝戏班子的窜红,使得当时的死对头永生戏班子极为不安,想法设法要算计,直至最终叶腾兰被活活折磨死还不肯罢休,硬是将其遗留下的产业全部占夺,秀凝戏班子也因此归于永生戏班子门下。

    而叶海鸥的祖爷爷、徐凯琪的祖母以及郭美菱的祖父都是当年永生戏班子的三大巨头,是他们害死的叶腾兰,叶腾兰临死前曾多次嘱咐家人要为他报仇,并且世世代代与永生戏班子的后人势不两立。

    “这就是你的杀人动机?”我感到迷惘,“上一辈子的恩恩怨怨就该随着时光的流逝而风吹云散。”

    他说,柏涵,你是个好姑娘,但你却不知道我们叶家人这些人所受的苦。你很聪明,却一直生活在温室里,所以那么天真。

    盛世繁华,我们只是戏子,做不了自己。

    “另外,韩柏,你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学生迷恋青苹果姐姐么?”

    我摇摇头。

    这个故事发生的地点有一个无比诗情画意的名字,叫做“月光之城”。

    张信哲的歌词中唱: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而月光之城的所有人们都姓白,看到这里,你的心中是不是有意无意拨动了矫情的想法,别急,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白兮齐七岁才回到那个叫做白水城父亲的家里,在此之前,白水城耳朵上夹着香烟,双手放到背后,一直都地埋着脑袋,但是目光却像是革命者盯着敌人碉堡那般盯着妻子白婉仪的肚子看。

    “这个可不能再是个女的了。”他忽然抬起头来,做出一个很夸张的信徒的动作。

    “哦,上天保佑,赐给我们家一个男孩吧。”

    可是上天偏偏就不保佑,白兮齐就这样出生了,带着满脸小孩子应有的稚气来看这个一点都不美丽世界。

    月光之城不仅是个小镇也是个古镇,重男轻女的观念极为严重,这么说吧,再美若天仙的女人如果生了几胎还是女娃的话,那她就不是个好女人,尽管她并没有做过什么让丈夫蒙羞的事情。如果是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甚至又矮又胖,没关系,只要肚子争气点,生个男娃,那她在家里啊在小镇上的地位就杠杠的了。

    1995年,祖国大地吹满了“计划生育”“少生优生幸福一生”的号角,为了响应祖国的号召,月光之城的镇长大人亲自出动,动员了个个小道的妇女会长,破口婆心了好一阵。

    这招果然管用。

    白兮齐在3岁之前有一个比琼瑶里还要烂俗的名字,叫做白春花,这是白水城他娘给取的,女孩嘛,春花夏花秋花冬花在月光之城比比皆是,撞名字的事儿时常发生。当然男孩子的名字也好不到哪里去,金贵银贵富贵的,真应了一个贪字害死人呵!

    白婉仪生第二胎时将白兮齐送去了娘家,后来,白兮齐听说自己又添了一个弟弟,但她不知道在此之前,自己是否还有妹妹。

    在她飘飘渺渺的记忆里,外婆是一个极为和善并且很有文化底蕴的老人,否则,又怎会有白兮齐这么个千转百柔的名字的诞生?但外婆却是个卖鸡蛋的,每天太阳公公都没有上班,63岁的外婆就拉扯着她与两个表姐上了菜市场,这个喧闹的都市里的早晨,弥漫着包子香豆浆香馒头香,白兮齐使劲吸了吸鼻子。

    然后,外婆扯着嗓子喊:“鸡蛋呦鸡蛋呦……”她喊:“包子呦包子呦……”

    结果,很有文化底蕴的外婆恨不得将她像吞包子般给吞了去,倒是那卖包子的心善,命自己那年仅八岁小儿子给了她一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

    后来,五岁的白兮齐缠上了八岁的白易史,用大人们的话来说,那叫做两小无猜,因为只要逮着可以出去玩的机会,白兮齐就一定会跑出去找白易史的,倒不如说是一厢情愿,可怜的男孩一见到她就两腿发软,当是见了蛮横无理的女霸王一般撒腿就跑。

    白兮齐总是去找他要包子吃,并且特别能吃,为此白易史害怕得要死,父亲说过,把包子都卖了,他就可以上学了。

    月光之城的小孩都想早点上学。

    再过一年,白易史上学了,他想,这下子终于不用担心白兮齐将家里的包子全部吃完了,可是,时光就是个跟他们一样不可理喻的孩子,时时都准备着给人以措手不及。

    当一脸兴奋表情的他抱着还热乎热乎的包子跑去找白兮齐的时候,却只发现了外婆跟两个表姐守着家门。

    外婆说,兮齐走了,被他爸他妈都接走了,他们家离这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概念,年仅九岁尚在一年级学拼音的白易史又怎会懂?如果外婆对他说,兮齐他们家离这很近,那他就还会兴冲冲去找她。甚至外婆对他说,兮齐的家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那也没有关系,他白易史就是爬山涉水斩妖除魔历尽艰辛也会去找她的,但是,现在的不远也不近,让他如何是好?

    孩童时候的心事,简单而透明,却又那么容易遗忘,仅仅隔了一条街,是的,外婆家和白水城家只隔了一条街。白易史他又有了新的玩伴,他把他的包子分给了新的玩伴吃。

    白兮齐眨巴着眼睛,面对着这个陌生的家,天花板是新的,还有墙壁也是新刷的,听旁人议论,说是这几年白水城在城里打拼,倒也干出了一些名堂,这有钱就有了势力。那些所谓的计生部的也不敢来找茬了,似乎人人都知道他家新添了个女孩,却又人人知道这个女孩是宅心仁厚的白水城从城里某个孤儿院给领回来的。

    你看,生活就是这样。

    原先白兮齐还在担心,担心到了新家后就没有包子吃,但是,当一脸殷勤笑容的白婉仪将一个大蛋糕送到她面前,说,赶快吃了它哦。

    她只当那蛋糕是葱花包子,殊不知蛋糕的味道要比包子好上好几倍。见她吃得这么急,白婉仪不忍,心里疙瘩的疼,这孩子,真的受委屈了。

    唤作和财的弟弟甜甜的叫她姐姐,和财和财,和气生财,但她却一点也没有想要和气的意思,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男孩,这个让她高兴不起来。尽管她还那么小,却也是懂得的,至少在大人们不经意间的议论中也是知道的,白婉仪为了再生一个男孩,才把年幼的女儿送到娘家抚养。

    七岁的白兮齐雄赳赳气昂昂背着美少女书包去上学,月光之城的小学很小,小得仅容得下一百多名学生。

    班级里有33个学生,30个男孩3个女孩,两个女孩都是本校老师的千金。她不知道自己该坐哪里,但她眼睛一瞥,就看见了在最后边后一个空位,于是也没多想,就坐了过去。

    “另一半”的男主人狠狠瞪了她一眼,满是厌恶,然后旁边的小同学也都纷纷瞪大水汪汪的大眼睛,嘿嘿,不知羞不知羞,女生主动跟男生同桌。

    她见男孩的课本上歪歪斜斜几个大字——“朱毅横。”

    啧啧,他是全班唯一一个不姓白的。

    “朱……”白兮齐本想发挥一下她热情的本事,缓解下下这快要压抑死人的气氛,后面的“毅横”两个字她不会念,就在那里“朱、朱……”了大半天。

    朱毅横似乎对“猪”这个字特别敏感,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流氓居然敢当众骂她是猪!气死人了!但是,在斑驳的记忆里,曾经也有人喊他猪的,3岁的妹妹被抢了积木,在一旁不住抹眼泪,一边哭一边嘟嚷着:“朱毅横!你这头猪!笨猪!”后来啊,爸爸对他说,毅横,你是男子汉大丈夫,要让着妹妹哦。所以,当一脸泪花的小妹妹被一脸漠然表情的“白衣天使”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他在外面当生喊着,妹妹,我这头猪!你好起来好不好?你再骂哥哥这头猪啊。

    然,小妹妹再也没有醒来,白衣天使说小孩患上的是一种先天性白血病。

    他愤愤地用削得钝钝的铅笔在掉落了一些皮的课桌中央画了一条三八线,记住,以后你不许越过这条线,不然我就揍你。

    白兮齐怯怯的吐了吐舌头,不敢乱说话了。

    朱毅横只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女孩,有点记忆中小妹妹的痕迹,那么久,那么渺远,但他就是不允许任何人代替小妹妹的地位。

    教语文的老师长了一张很会吓小孩的关公脸,还是个女关公,说话的声音由于雷公放电,虽然是母的。

    女关公特别会布置作业,写得最多的aoe,每一次,白兮齐都会将O写得扁扁的,像鸡蛋,她想,也许快孵出小鸡了。再看看同桌的,他似乎总是不愿意面对她,倔强的将脑袋扭在一边,但她还是看到了他写的O就像是油条,对,油条!

    月光之城的小学松散而慵懒,每当女关公不在时,朱毅横就会拿小刀将她的橡皮擦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当作炸弹在扔,然后在联合前桌的几个熟识的男生,用红领巾将她的双眼蒙住,任凭她如何撕破嗓子喊叫也无济于事。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