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_ 第二七四章.又怕,又想知道(4000字)-

时间:2021-03-03 16:5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和风遇月小说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第二七四章.又怕,又想知道(4000字)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当然,也想拱一颗大白菜...这顶多也就只能算是个近卫凛花的想法而已——日本没有女生不想要一个会唱会画还有钱长得也可以的男生的。

    对于自家堂姐这种小猪拱到了这么个金龟婿,近卫凛花自然也感到十分高兴。

    到了后面,她也是与高桥由美、藤原葵她们正式打了个照面。

    “你们好,我是凉花姐的堂妹,近卫凛花,各位姐姐不用客气...”近卫凛花对高桥由美她们鞠了一躬。

    只不过她还没来得及把话讲完,就感觉肩膀一沉,禁不住诧异地‘哎’了一声。

    “那我就直接叫你凛花了,我是高桥由美,你叫我由美姐就可以了。”

    高桥由美直接勾住近卫凛花的肩膀,真是一点都不客气的用脸在近卫凛花软脸上面蹭来蹭去。

    这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东京的高中生都这么自来熟的吗?

    看着自己肩边这个活泼过头的单马尾女生,近卫凛花有点小小的诧异。

    正当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另一个一直没讲话的,戴着眼镜的文静女生走上来,直接一脚就把这个单马尾女生给踢开了。

    一脚踢在屁股上面。

    近卫凛花都看呆了。

    她完全没想到刚才这文文静静的眼镜女生一下手...一下脚居然这么狠。

    一脚就踹开了。

    还好这是在和室房间内,大家都脱了鞋的,要不然这一下就能给高桥由美的屁股踹得够狠。

    “凛花,你好。”文静女生开口道:“我是藤原葵,和由美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她就是这么自来熟的,希望你不要太过在意。”

    “...啊,好的,我明白了。”

    近卫凛花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看向最后一个长发女生。

    这个女生长着一张清纯忧郁的面孔,长发,粉嫩的唇瓣,仔细看过去眉眼之间与东野司有六七分相似。

    让近卫凛花有些小惊艳的是,对方这张脸与自家堂姐都能相提并论了,也是个大美人。

    见近卫凛花看过来,这个女生发出了惊讶声:“阿司阿司,这个女生和凉花长得好像啊...发型也好像...是凉花的姐姐吗?”

    “......”近卫凛花。

    她可是刚做自我介绍的,是对方没听清吗?

    “不好意思,凛花,这是家姐东野千早。”东野司先是笑着对凑过来的东野千早解释一番,随后才对近卫凛花说道。

    什么?东野司的姐姐?

    近卫凛花心中一凛,立刻表情稍微变化,礼貌地再度自我介绍着:“失礼了,我是近卫凉花的堂妹,近卫凛花。”

    她这礼貌的自我介绍让东野千早摸了摸脑袋? 随后乐呵呵地东野司说着:“阿司? 凉花的堂妹也好可爱啊,就是说话文绉绉的像个古代人一样的...哎?古代人?”

    我怎么知道古代人的?

    东野千早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这表情变化让善于察言观色的近卫凛花一下子就发现了些许不对劲。

    东野千早这个状态怎么看上去...

    她没有发问? 只是脸色浮现出了一抹疑惑。

    不过还好? 在她困惑的时候,旁边的东野司已经主动走过来? 并且小声地给她说明了原因。

    东野家父母遭遇不幸离世并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情,只要上网随便搜索就会很简单发现了。

    毕竟这些事情都被媒体挖出来了? 并且还擅自被当作东野司的苦难励志史...

    这或许就是公众人物不好的地方了? 东野司并不喜欢炫耀自己苦难励志史,但不管他说什么,从大众的角度来看,这就是一件值得学习的事情? 稍微改编一下甚至能当写。

    “原来是这样啊...”

    从东野司口中得知了近卫凉花如此变化的原因? 近卫凛花莫名有点沉默。

    她没关注过东野司的具体经历,但只是听着她就觉得心口发紧...要是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近卫凛花没有想下去,只是再对东野千早深鞠一躬,笑着自我介绍。

    她是能够理解的,并没有因此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

    这理解懂事的模样让东野司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近卫凛花又与高桥由美她们待了一会儿? 她比起近卫凉花来讲更容易与人打成一片,只是一个多小时左右就能与高桥由美她们有说有笑了。

    “今天真是打扰了。”近卫凛花站在外面对东野司她们鞠了一躬:“我差不多也该回去了。时间太晚了。”

    现在已经是六点钟? 差不多要到她家晚餐时候了。

    “真的不留下来一起吃饭吗?”近卫凉花还想再和近卫凛花说说话的,看上去很是舍不得。

    “嗯? 我还没和母亲提起凉花姐你回来的事情。”近卫凛花回答,同时又贼头贼脑地看了一眼另一边的东野司。

    她将近卫凉花拉近? 用津轻方言小声说:“而且我留下来...在你们那个房间...总有种不适应的感觉? 你不是要和司哥...今晚一起睡吗?”

    “哎?”近卫凉花没想到堂妹拉自己近身居然是要说这件事? 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红得不像话。

    “所以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近卫凛花嘿嘿地说道,同时对近卫凉花挤眉弄眼:“快把司哥直接拿下吧,凉花姐,你看你长得这么漂亮,这就是最大优势了。”

    经过她这半天观察,她发现东野司不管是对待她的态度还是对近卫凉花都属于那种特别友善的态度——所以她就感觉把近卫凉花真交给对方其实也没多大问题。

    “不...不是那个问题。”近卫凉花小声地用津轻方言回答。

    “不是这个问题?那又是什么问题?”近卫凛花有些不明白堂姐的意思。

    “那个...”

    近卫凉花目光游离,最后才用羞愤致死的语气结巴说道:“阿司...他一直都听得懂津轻方言的...”

    呃。

    近卫凛花之所以敢当着东野司的面前大声议论,就是有津轻方言这道免死符,但她却完全没有想到,她这层遮羞布在东野司面前根本就什么都不算。

    感受到东野司若有兴趣看过来的目光,饶是近卫凛花都保持不住礼貌平和的态度,急忙深鞠两躬,转身有些狼狈的离开。

    “凉花,你堂妹挺有意思的。”

    东野司目送着近卫凛花离去,对近卫凉花笑眯眯地说着。

    咳咳...

    近卫凉花实在不好意思,只能‘嗯’一声,就再也不敢抬头了。

    这突然变故让另一侧听不懂津轻方言的高桥由美一众有些奇怪,但她们也没多说什么,主要话题还是今晚到底能吃些什么。

    这个讨论没持续多久,很快便到旅社用餐的时间,几个人在一个和室用餐间里吃到了炸鱿鱼饼这一主菜...其实就是把鱿鱼切成小颗粒,然后再搭配面粉蔬菜炸制而成。配菜则是店家自家制腌酱小菜以及小山般的生切甘蓝丝。

    青森县坐拥日本第一鱿鱼捕捞产业,在这里‘鱿鱼’与‘苹果’是两大名物,据店主说,这边一到冬天,就有不少青森本地人坐在居酒屋里点上炭烤鱿鱼,一边嚼着撕开的鱿鱼丝,一边下酒,颇为惬意。

    但老实讲,东野司并不怎么喜欢吃鱿鱼饼,就吃了一块就放下筷子,将另一块让给高桥由美,自己配着配菜吃完了。

    吃过晚餐后,东野司陪着几个女生在房间里面打扑克,同样也见识到了她们那个大房间中的浴室——确实很大,容纳六七个人都估计不是问题。

    就这样吵吵闹闹陪着她们打了一两个小时的扑克牌,所有人也差不多累了。

    “差不多该休息了吧。”东野司站起身,主动开口道。

    而一听见这句话,剩下的几个女生都抬起头来,双眼一下子闪出了光彩——主要针对的对象是近卫凉花。

    近卫凉花可是与东野司在一个房间的。

    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啊?

    目送着脸色都快要腾起蒸汽来的近卫凉花离去,高桥由美禁不住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嘴巴里还在嘟囔着:“我有点好奇啊。”

    “你好奇什么?”正忙着打铺的藤原葵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这是标准的和室房间,自然没有床,她们全部都要打地铺睡在榻榻米上面。

    高桥由美这货还在那儿‘我很好奇’,根本就不过来帮手。

    “那是凉花和东野同学的事情吧。”藤原葵毫不在意地补了一句,将被褥折叠起来的皱痕给捋平了。

    “话是这么说啊...可难道你不好奇吗?我听说可是很疼的。”

    高桥由美尝试据理力争。

    “什...你这个蠢蛋!”藤原葵没想到自己这个死党一下子把话题拉到那么遥远的地方,于是就再也保持不了镇静。

    “我说的是实话啊。我可是很怕疼的。”高桥由美撇撇嘴,也开始把被子捋下来,开始打地铺:“也不知道凉花这次会怎么样...会不会影响到明天观光旅游啊?”

    正当她还准备开口说什么的时候,旁边东野千早好奇地把头伸过来:“什么很疼啊?”

    “还能什么很疼,就是那个...唔唔唔!”

    “你别说了!”

    藤原葵急忙捂住了高桥由美的嘴巴,转而对另一边满脸奇怪的东野千早摇头:“没什么的,千早姐。”

    “是吗?”东野千早不太明白,只能摸摸脑袋:“你们好奇怪啊。”

    呃——

    被这话一说,高桥由美与藤原葵立刻就不做声了。

    还不是你弟弟的错!

    把我们都搞得这么心神不宁。

    她们俩禁不住对视一眼。

    这个房间隔音效果怎么样?真不会有问题吧?

    她们俩支支吾吾的,充分的现代青年上了高中后对两性关系朦胧好奇的一面。

    怀揣着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高桥由美与藤原葵顺手将东野千早的被褥铺好,随后就早早地休息了——

    没办法,她们怕等会儿睡不安稳。

    然后...

    直接就到了第二天。

    高桥由美与藤原葵在女子盥洗间见到了正在盥洗盆旁边刷牙的近卫凉花。

    “呃...”

    “啊...”

    两队人面对面,只是两个字就足以表达现在尴尬的情况了。

    确实很尴尬啊...

    高桥由美这个平时唯恐天下不乱的女生都结结巴巴地不敢讲话了。

    还好这个时候藤原葵主动站了出来,并且与近卫凉花打了一声招呼:“凉花...那个...没事吧?早上好。”

    这一连串的话语几乎没有什么关联性,很明显藤原葵这个时候也处于有点混乱的状态。

    虽然高桥由美与藤原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混乱...毕竟这事儿和她们俩完全没关系,她们俩压根儿就是在皇帝不急太监急。

    “哎...?什么没事吧?”近卫凉花愣住。

    “就是那个啊...昨晚那个...”高桥由美见她似乎不懂,于是挤眉弄眼,连连提示。

    这一下子就让近卫凉花懂了。

    她张大嘴巴,脸色一下子就红润起来。

    见她这模样,高桥由美与藤原葵立刻就来了精神。

    到底怎么样了?

    “什么都没做。”

    “啊?”近卫凉花这话让高桥由美与藤原葵呆愣住。

    见她们两人不可思议的表情,近卫凉花再度小声说道:“阿司什么都没做。”

    只是说出这句话,就足以让她感到脸上一阵发烫了。

    而这话也让高桥由美她们没想到,两个人整齐地发出了诧异的声音

    什么都没做?

    这意思就是说,东野司真就只是和她睡了一个晚上?

    这...不会吧?

    不是说男生晚上都是披着人皮的狼吗?

    但既然知道死党什么都没被做,高桥由美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底气,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什么都没做?什么嘛...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要问我的。”

    啊?刚才不说话你现在跳出来充高个儿?

    “说得好像你很有经验一样得。”藤原葵不屑一顾,但同样的,她也有些好奇近卫凉花昨天晚上到底度过了怎么样的一晚。

    为了这件事她和高桥由美可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还是老实交代吧,凉花。”

    藤原葵毫不犹豫地凑近,对着近卫凉花说道——我们在床上没睡着...要是你反而睡着了...

    那我们的心理就有点不平衡了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